邮箱登录:用户 @ZBM-OL.COM   密码
网站首页 | 进入内网
 
 关注淄矿 | 企业文化 | 淄矿新闻 | 人力资源 | 二级单位 | 留言簿 | 齐鲁云商 | 蚂蚁城 | 淄矿官微 
山东能源外网 内网
 
当前位置: 首页>>散文>>正文
 
今日热点    
· 过 年
· 北街的羊肉泡
· 儿时的年味
· 赶年集
· 过年二三事
· 孝心
· 挑战
· 遥远的雪
· 记忆中的二爷爷
· 俺“水哥”
· 父亲的退休生活
· 雪地捉麻雀
· 妈妈做的腊八蒜
· 那年腊八
· 小镇变迁记
·
故乡的消息
2018-01-18 郭洪富 来源 新淄矿报   (点击: )
    冬日的矿区,枯黄的树叶一片片落下来,像远方寄来的信笺。
    出了矿门刚走不远,我在公交车站点遇到了肖路。他从车上下来,肩扛手提地带着好多东西,看样子是刚从老家回来。他一抬头看见我,露出一丝惊喜。我们都是10多年前一同来矿山打工的同乡,相同的命运让我们一直保持着一份亲近。虽在一个矿上班,也一个多月没见面了。难得遇上,我也高兴,就直接约他进了一家小饭馆。
    我们坐下来,肖路回乡的愉悦和兴奋还未退去,依然在脸上荡漾着,一看就有好多话要说。我给他倒一杯茶,他来不及喝,就对我说起他这次回家的事情:“咱村的大路修了,柏油的,又平又直。公交车从镇上一直通到村头,下次回家,就能坐到家门口了。”想想老家的土路,晴天尘土飞扬,雨天泥泞难行,盼了多少年了,村里的乡亲再也不用为出门犯愁了。我甚至有些按捺不住自己,恨不能马上一脚踏上家乡的路,去感受一下那种畅快。
    菜上来,酒也满上,我们先为老家修路干一杯。
    “今年小六子发了,他在山上种的‘山里红’山楂果别看个头小,却酸中带甜,吃起来又面又香,一斤卖到六、七块,老早就被买家给包下了。”小六子不容易,起早贪黑在山上挖坑栽树,我半年前回家看见他,人干巴得像个小老头。这回算是苦尽甘来。
    肖路说起老家的好事,一桩又一桩,酒杯碰得当当响,我们的兴致也高起来。
    “差点忘了好吃的。”说着,肖路低头打开包,取出一个玻璃罐,高兴地在我眼前晃了晃。我定睛一看,是韭花酱。打开后,我迫不及待地伸进筷子。韭花酱的香味特别细腻、醇厚,一闻就知道是山间的野韭花。我细细地品尝着,啧啧赞叹。一抬头看见肖路眼里闪过一丝忧伤的神情。肖路对我说:“母亲知道我爱吃韭花酱,这是她从山里采摘的,为这些韭花,她把腿都摔肿了,我回家的时候,走路还一瘸一拐的。”说着,肖路眼里滑出几滴泪水。
    “你也应该回家一趟了。父母老了,身体越来越差,怕我们担心,伤了病了,也从来不告诉我们。”我听了,心里涌起一阵阵的愧疚。再次端起酒杯,只觉得又苦又涩,难以下咽。
    送走肖路,一个人走在路上。四周静寂,一片露湿的叶子落在我脸上。短暂的寒凉之后竟生出无限暖意,像母亲的手掌紧贴着我的脸。我心里除了沉甸甸的思念和怅惘,还有这街头的一片月色。这淡淡的、清冷的月光铺满大地,如我此刻的缄默,竟不能说一句对故乡和亲人问候的话语。
上一条:2018 我们相聚
下一条:济宁这座城
关闭窗口

 

 

友情链接:

山东能源淄博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香港六合彩公司zkwhjy.com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

客服电话:0533-114
网站邮箱:zkwgzx@163.com鲁ICP备15002912号

您是第
位访客